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死死的盯着黎丹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黎丹说:“这个人在世界各地都出现过,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但却有很多组织都在寻找他,我见过一张他的正脸照片,和你的年纪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我长出了一口气,却瞬间又紧张起来:“为什么他和我父亲会有同样的纹身?”

    黎丹愣了一下,问我:“你有这种纹身吗?”

    我狠狠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就难办了。”黎丹揉了揉脑门,有些无奈的说:“你父亲有纹身,他有纹身,你却没有?这种事情我可说不好,建议找到你父亲之后,你亲自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我急迫的说:“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黎丹扑哧一笑:“这就要问你母亲了!”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气急败坏的说:“看你人长的挺漂亮,怎么和高辉一样爱特么扯犊子?靠,没劲,吃饭。”我起身返回……

    高辉大喊:“喂喂,你俩聊天,别特么带上我啊!”

    黎丹笑着说:“开个玩笑而已,不过我觉得这是件好事,照片上人既然出现在马卡鲁峰,或许你父亲也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没再接话,大口的吃着饭菜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丹和黑汉子又聊了很久,我冥冥之中感觉到,此行绝非寻常。

    一个伙计推门进来,径直走到黎丹面前,放下几套优质的棉质冲锋衣,恭敬的说:“队长,外面都安排好了,夜晚风大,你们多穿点。”

    黎丹点点头,叮嘱几句后,那伙计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,我找来一件合适的冲锋衣穿戴好,推门走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一阵寒风袭来,甚至还夹杂着片片雪花。

    门外驻扎了很多帐篷,点着明亮的汽油灯,伙计们三五成群,说说笑笑好不热闹,就真的好似一群逍遥自得的驴友团。

    营地之外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那巍峨的雪山,已不见峰容。

    高辉打着饱嗝走了出来,嚷嚷着:“老子要撒尿,厕所在哪儿?”

    我也有点内急,刚好看到黑汉子出来,问他说:“黑哥,去哪儿方便?”

    黑汉子客气的说:“房后不远有个柴房,柴房后面有个大坑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我找伙计要了把手电,招呼着高辉朝后走……

    这种高射手电射程很远,五十米开外的事物都能够看清。

    我和高辉绕到后方之后,一眼就看到了那间柴房,这一带很开阔,那柴房显得孤孤单单。

    我懒得再走,说:“反正没人看,就地解决吧!”

    高辉捂着肚子说:“不行,老子可能水土不服,得来个大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真特么麻烦,手电给你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高辉接过手电,一溜小跑消失在柴房后,只留下晃动的手电光……

    我很快解决完毕,点燃一根烟,望着远处的黑暗发呆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一根烟就抽完了,我朝柴房方看去,发现高辉不但没回来,连手电光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有病吧,拉个屎还关手电!”我下意识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见高辉还是没回来,我就决定先回去,心说就他那一米八的个、两百八的体格,狼见了都躲着走。

    我转身刚要走,突然一个黑影窜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被吓了一跳,后退两步定眼去看,发现竟然是那个叫米塔的小女孩?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,但是可以确定,她还是带着她的墨镜。

    我记得米塔是印度人,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中国话?下意识问了句:“小妹妹,你一个人跑这里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米塔没有回答,一动不动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又问她:“是不是要上厕所?你姐姐怎么没有陪你来?”

    米塔还是没回答,但是她却绕过了我,朝着柴房走了几步,又定住了。

 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