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姚雪樱如今身份特殊,所以任何一个人,都不敢轻易的对姚雪樱定下结论。说姚雪樱好,便会有可能被他人说成是叛乱同党。说姚雪樱不好,也会被人说三道四,说成是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叶雨涩这种心怀大志,一心想攀上高位的女子,更是不会轻易的在外人面前,展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。所以在再三思量之后,叶雨涩给了慕鄢那样的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不熟,不知道。

    慕鄢冷笑着在心里重复着叶雨涩的话,轻轻挑了挑眉,然后一脸纠结的和叶雨涩四目相对,轻声说道:“同为即将伺候皇上的人,叶姑娘和姚雪樱一同住了那么久,竟然说与她不熟。是叶姑娘你太过于冷淡,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呢?”

    没有给叶雨涩任何喘息的机会,慕鄢在她刚刚回答完自己之后,便紧接着又问了一句。而叶雨涩也明显没有料到,慕鄢会这样紧紧咬住自己不放。

    “回娘娘,奴婢不敢。只是那姚雪樱太过于清高,所以奴婢不敢同她说话而已。”无奈之下,叶雨涩只能把姚雪樱推下水里,保全自己。而正是她的这句话,让慕鄢彻底在心里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清高。这两个字用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,都不为过。除了那个姚雪樱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慕鄢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点了点头。然后便没有再为难叶雨涩,只是随口问了她和其他人几个问题,便起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和风若舞并肩慢步在宫中,慕鄢淡笑不语的模样,着实是让风若舞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“鄢儿。”轻声叫着慕鄢的名字,风若舞不解的问道:“你就那么确定,是那个叶雨涩在陷害姚雪樱?”

    “不确定。”快速的摇了摇头,慕鄢毫不保留的为风若舞解答着疑惑。“后宫现在那么多的秀女,说实话,谁都有可能是那个让姚雪樱入狱的凶手。而我选择叶雨涩的原因,一是因为她之前和姚雪樱有矛盾。二是因为她和姚雪樱住在一处、条件便利。三则是因为,那叶雨涩高超的手腕,和看别人时,眼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,不屑一顾的神情。”

    稍稍放慢了脚步,慕鄢回眸看了一眼,一直紧跟在后面的朱金钟。微笑着问道:“朱总管,我今天把姚雪樱带出地牢的事情,现在有几人知晓?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,只有皇上和皇上身边的几位大臣知晓。皇上说了,这件事情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,所以便命奴才,把看守姚雪樱的几个狱卒都杀死,封锁了这条消息。”

    低着头,朱金钟不卑不亢的回答着慕鄢的问题。

    满意的点了点头。夏逸风杀人灭口这件事情,虽然是在慕鄢的意料之中。不过她还是没料到,夏逸风会这么快就动手。

    彻底停下了自己的脚步,慕鄢目光深邃的看着朱金钟,继续说道:“那就有劳公公再帮慕鄢一个忙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