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刘存云对这个似乎并不惊讶,道:“那就要麻烦张道长和李道长帮我爸再挑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了一个在风水方面造诣很深的风水师来看看,到时候我们再去刘老先生的阴宅看看,还不行的话,今天就另外去找一个阴宅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我爷爷的原因,张启年似乎并没有完全放弃那个阴宅,他说的那个造诣很深的风水师应该就是李东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没到,张启年的电话就响了,好像是李东打来的。

    听两人的话,李东似乎跑到我爷爷家去了,没看到人才给张启年打电话,张启年又跟李东说了一次地址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一辆大切诺基停在刘存云家门口,李东从里面走了下来,还拿了一个跟张启年差不多的藏青色袋子。

    李东看到我后,先跟我打招呼,道:“小炎,下次别跟张老道一起,第一次就带你接这么危险的活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尴尬,刘存云在边上也有些尴尬,张启年一副我没看见你的样子,坐在一把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来见识见识,主要还是张道长。”我讪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长,先进门坐坐。”刘存云很快就收起尴尬,请李东进门。

    李东对刘存云到是很和善,含笑道:“刘老板,张老道跟我讲了下刘老先生的大概情况,可是具体的还要去阴宅看看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启年压根就没有跟李东说什么,就只说在刘家村办一件白事,阴宅在那条龙脉上。

    “那道长休息一会,喝口水,等下我们就去山上。”

    刘存云让刘思瑶给李东倒了杯茶,道:“不知道怎么称呼道长啊。”

    “刘老板不用太客气,我跟小炎是本家,叫李东,我就一相师,会些阴阳先生的东西,偶尔看看风水。”李东说话很儒雅,他特意提起我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您是风水大家,如果我爸那个阴宅不行的话,就另外找个地方也行,我不求另外找的是不是能让我们家大富大贵,只求我爸在下面能安心。”刘存云这话说的真情流露。

    李东连连点头,道:“刘老板是孝子,看风水的不就是帮人找一个吉地么?如果刘老先生挑的阴宅着实不可取,就冲刘老板这份孝心,我也会尽力相一个吉地给刘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刘存云和李东寒暄几句,李东建议先去阴宅看看,毕竟时间也不早了,明天必须把坟井挖好,后天就要下葬。

    我们再次到了刘老先生看中的那个阴宅,李东只是随意看了几眼,连罗盘都没拿,就点头,道:“这地方看似凶险,可是富贵还在险中求啊。”

    李东这话意思比较明显,意思就是这地方看起来很凶地,可是处理好的话就是一个大宝地,这木局死龙入首的局怎么也改不了的,而且这龙脉很有可能已经被煞气所染,即便随便藏一个地方恐怕也会对后辈不利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这话怎么说?”刘存云好奇的问道,看他现在的样子,还是希望刘老先生能藏在一个宝地的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,如果能藏一个好地方,谁愿意藏一个普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好说,我还得去乾为看看才行。”李东认了一下方位,朝着当初我和张启年认为最好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面朝乱葬岗肯定是不能葬人的,不过看李东不用罗盘就能看出这么多东西,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李东站在乾位之上,看着远处的那几颗桃树,拿出罗盘,看了一下,又朝着刘老先生调好的阴宅看了一下,道:“这个地是你爷爷给看的吧?”

    李东转头问我,我点点头,道:“听刘老板说是的,十几年前看的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很好奇李东和我爷爷的关系,他就随便看了几眼连我爷爷给看的都看出来了,看来他的本事还真不是吹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位置要葬一个凶尸,越凶越好,最次也要葬一个横死之人,然后在刘老先生的阴宅上方布置一个‘拒气阵’,那样的话,木局死龙入首就能变成木局生龙入首。”

    李东这话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,不过看一只在后面不说话的张启年那恍然大悟的神色,应该是一个绝妙的法子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这是为什么?”我都没听懂,刘存云肯定更听不懂。

    李东耐心的解释,道:“刘老板,后面这座山的龙脉已经入煞,这叫龙脉入煞,这样的龙脉是不能葬人的,如果葬人的话,就会让人家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