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一天的拍摄任务并不重, 多半在调整状态, 开始适应新的剧组。云筝也在收工后, 很早就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回到宾馆,她刚洗漱完,孟萌萌就捧着笔记本电脑, 来了云筝的屋子, 坐在桌子前一个劲地打字。

    孟萌萌被唐易工作室的编剧折磨, 每天都在改改改。最近何忆夏的经纪公司也派来了工作人员要求改剧本,让孟萌萌就像一个苦行僧, 看来尤其憔悴可怜。

    她来了以后, 一边修改剧本,一边跟云筝商量, 改剧本改到两眼漆黑。

    没一会,何忆夏也来了, 拎着一袋子瓜子, 显然是来聊天的。

    何忆夏进来之后,就将房间的门反锁上了, 并且拉上了窗帘。

    她平日里,跟私底下完全是不同的状态,将瓜子扔在床上, 给云筝表演肚皮舞,还一边跳一边扯自己的裤子:“看我性|感的小裤裤。”

    云筝看完就乐了:“你今天拍戏的时候都穿的是这条?”

    “对啊, 棒不棒?”

    “难怪拍吵架戏都那么魅力满满。”

    何忆夏直接坐在了床上, 撕开瓜子跟云筝、孟萌萌就聊了起来, 天南海北,从进来就没停止过。

    云筝本来想回来后给唐易打个电话,或者发个微信意思一下,结果这两位突然聊上劲了,云筝也不能露馅,就一直忍着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绝对不会像女主角那样的。”何忆夏“咔擦咔擦”地吃着瓜子,对孟萌萌进行思想教育,“她简直太专一了,你说她要脸有脸,要脑子有脑子,为什么非得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?”

    “她这个人的人设就是非常专一,很深情。”孟萌萌替自己塑造的角色洗白。

    何忆夏听完直接摇头:“我不愿意像她那样,我很忙,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,而且我们这行里谈恋爱,真的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。说不定就是利用我炒热度的,等我不红了就把我甩了。”

    孟萌萌跟着点头:“的确,所以像你跟唐易这种患难见真情的特别珍贵。”

    云筝也跟着对何忆夏作揖:“感谢女侠危难时刻相救。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啦!”何忆夏摆了摆手,接着继续说,“对朋友当然是可以帮忙的,但是恋人嘛,我就觉得不值得,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我到现在都没好好谈过恋爱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云筝知道,何忆夏其实私底下谈过两个男朋友,一个是学生时代的,云筝不认识。

    后来出道后也有过一个男朋友,是一位男艺人,跟她拍戏的时候擦出了点火花在一起了。后期被拍到两个人在一起的相片,在网上被炒了一阵子的绯闻,两个人立即分手了。

    何忆夏提的。

    只要何忆夏觉得这段感情会影响到自己,就会立即分手,这也是云筝劝倪尊放弃何忆夏,觉得何忆夏不适合做恋人的原因。

    何忆夏的恋爱观非常的……不公平。

    就是非常自私的一种状态,全部都在为自己考虑,从来没想过对方怎样,或者她这么做,对方会不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最近她的恋爱观已经变成了快餐式爱情,想谈了就谈,新鲜劲过了就分。

    爱情只是附属品,用来娱乐的。

    不过,恋爱观扭转后,何忆夏还没有新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首先,我不会结婚。”何忆夏掰着手指手自己的想法,“我为什么要领一个证,让男方合法睡我,还跟我分享我婚后的一半收入?说不定他出去借钱,我还得承担一半的债务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家里的工作做好了没问题,我家不行,我妈已经开始给我安排相亲了。”云筝说完,开始望天花板。

    她原本也没想过结婚,但是最近,她想跟唐易结婚了。

    一个在她落寞期,他鼎盛期也不嫌弃她的男人,她想珍惜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没问题,我能持续赚钱,我家里就超开心了。”何忆夏乐呵呵地说完,继续吃瓜子“我如果真的恋爱,恐怕不会太用心,毕竟我全年365天,有350天在到处跑,基本上没有时间跟恋人相聚。”

    云筝跟着点了点头:“艺人真的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谈恋爱不如419,解决需求,还不浪费时间,也不用辛苦维持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你不怕出新闻?!”云筝抬手弹了一下何忆夏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得处理好啊,我还有点挑,得长得好看,身材好,无不良嗜好,外加不能口臭。等我过阵子不忙的,我就试试看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也是个理论派?”云筝好笑地问,根本没当回事,估计何忆夏就是嘴上厉害。

    何忆夏“嘁”了一声,“反正就是不想结婚,尤其是不想要孩子,我辛辛苦苦维持身材,结果突然被破坏了,我得哭死。我妈妈就有妊娠纹,我估计会被遗传。”

    云筝靠着床头,跟着想了想表示:“我一直觉得我挺年轻的,还想再奋斗奋斗,结果现在突然就发现,我居然算是大龄了。其实我到现在都没仔细想过恋爱啊,结婚啊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最近突然动心思了?”何忆夏立即了然,对云筝抛了个媚眼,一副我都懂的架势。

    云筝没回答,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两个闺蜜到临近零点了才离开,云筝困得直打哈欠,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接着给唐易发了一条微信。

    云筝:休息了吗?

    唐易:还没。

    云筝:那早点休息吧,明天早上就又要开始拍戏了。

    唐易:没了?

    云筝忍不住嘟囔:“怎么这么不好伺候呢!我到底看上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坐在床上犹豫了一会,她才打字说:最爱你了,么么哒。

    消息撤回。

    唐易:语音说。

    云筝:我语音说你会答应我吗?

    唐易:我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云筝有点不想如唐易的愿,她自己都想不明白,她怎么就那么爱惹唐易生气,还觉得唐易气包的样子特别有意思。

    云筝:晚安,我睡了。

    唐易:嗯。

    云筝看着手机忍不住笑,不知道唐易这一个简单的“哦”后面隐藏着多少的风起云涌,美美地关了屏幕,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云筝作为导演,一般会很早就起床,跟统筹确定一下当天的拍摄计划。

    她起床后,并没有化妆,洗漱完毕涂了乳液就出了房间,去找统筹,结果走到半路,就碰到了唐易。

    唐易穿着一身运动服,比较难受的是,显然是要出去晨练的,却全副武装,口罩帽子加眼镜,这架势跑步了多久,就得被闷够呛。

    不过唐易他们应该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唐易打量了云筝一会,就笑了一声,扭头就走向了电梯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笑?

    云筝被笑得莫名其妙的,疑惑了一会,才扭头去了统筹那里。

    开机第二天,就开始高密度的拍摄了,云筝这边拍主要的剧情,副导演会在同时,拍摄另外一组剧情,两边同时进行。

    主角的戏,一般都是云筝负责。

    拍摄之前,云筝到唐易身边小声问:“早上你笑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,赶紧的!”

    “说完怕你记仇。”

    云筝就此断定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,于是问:“说吧,姐姐不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眉毛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你闭嘴吧。”云筝已经不想听了,这种话不比发际线上移好多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怎么这么欠打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打,我一个炮仗,你打我不怕炸到你自己?”唐易说完,扬起嘴角坏笑,一脸得意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地白了唐易一眼,就开始进行拍摄了。

    下午并没有唐易的戏,唐易卸了妆,去跟教官进行特训。

    他这次扮演的是一名特警,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,有些专业的素养还是要有的,这也是唐易早起晨练的原因。

    最近唐易要跟着教官学习一些基本的站姿,还有握枪的姿势,以及一些格斗技巧。

    拍摄完一个段落后,云筝跑去看他们训练的几个人,何忆夏也跟着云筝一块过去,似乎并没有多累,新剧的新鲜劲还没过呢。

    刚走近,看着训练的几个男生,何忆夏就忍不住感叹了一句:“哦嚯,这弥漫的荷尔蒙。”

    云筝的目光落在唐易的身上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