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百货大楼的甜品店里, 音乐轻快地流转。

    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一男一女, 女的面前摆了一份橘子蛋糕,男的面前摆了一碟四人份的巧克力冰激凌船。

    这船刚端上来的时候简小爱都看呆了。当张笑泰然自若地挖掉第一勺冰激凌并送进嘴里, 她才确定张笑并不想和她分着吃,而是一心一意地打算一个人独吞……这整整一船的冰激凌。

    总觉得, 不小心看到了爱豆孩子气的一面……

    更喜欢他了呢。

    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.jpg

    吃吧吃吧,都是你的。

    冰淇淋船空了一半,张笑小朋友终于搁下勺子, 看了看隔壁桌的两个青年, 然后问坐在他对面的简小爱:“那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简小爱赶紧摇头, 低声说:“不是, 就一个朋友……比较要好的朋友, 我本来约了他下午一起买空调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但是我为了你的临时邀约, 放了他鸽子。

    对于她没说出的潜台词, 张笑已经了然, 他也放低了声音:“那等下需要我陪你去剪头发吗?”

    简小爱感动地想,笑哥儿人真好, 还想着怎么替她圆谎呢。刚才在鞋店里也很配合地担下了“男闺蜜”的身份……可他那么忙,她已经麻烦了他很久,哪能再让他再在理发店里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她瞟了不远处的红誓一眼,有点头疼地说:“……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吧, 剧本、剧本你带在身上了吧?”

    张笑取出一个IPAD, 解锁后转到剧本的浏览页, 递给她:“你先看, 不明白的问我。”

    简小爱激动地接过IPAD。这部动漫她也在追,一周一更根本不够看,没想到现在竟然能抢先看到剧本……

    嗯……?

    这、这不就是个故事大纲么……

    而且还是个结局标注着“未定”的大纲……

    她一口气划到页面底端,反复确认几次,最后惊讶地抬头看向张笑:“这个……就是剧本?”

    张笑点头:“有不明白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简小爱:那可太多了我都不知道从哪儿问起……业内的剧本都这么环保节约的吗?太简略了我都搞不懂自己角色的定位在哪里啊!

    她纠结地说:“剧本写得很好……我能拷一份回去研究吗?我发誓不会泄露出去的!”看一遍理不顺就多看几遍!勤能补拙!

    张笑爽快地答应了。两人又探讨了会儿故事可能的结局、“常凉凉”这个人物的性格和身世背景,最后聊着聊着,话题歪到简小爱大学想选哪个专业上。

    “播音主持怎么样?”张笑说,“武陵大学的播音主持系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简小爱摇头:“虽然我有阵子想过将来去做播音员……但后来我发现我还是更喜欢有寒暑假的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有寒暑假,那就是老师了。

    张笑:“令尊令堂呢,他们怎么说?”

    简小爱犹豫了一下,说:“虽然他没明确说过,但我知道不论我选哪个他都是支持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很自然地问:“‘他’?你是单亲家庭的孩子?”

    简小爱瞅了瞅张笑,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同情或异样的神色,松了口气,坦诚道:“不是……我家情况有点特殊,我父母很早就不在了,一直是我哥在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“亲哥哥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母亲那边亲戚,算起来是我远房表哥。”比她大十岁的表哥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才十一岁,还没学校操场上的单杠高,而他已经是个肩膀宽阔的青年了。她误会他是人贩子,当时他尴尬和不知所措的模样,现在她想起来都会发笑。

    简小爱没察觉,自打她提到她这位表哥,红誓与白津的脸色都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简小爱和她这位表哥关系很不错,一提起他,她身上便透出喜悦温柔。

    张笑低下头,抿了一口咖啡,放下咖啡杯,看到咖啡杯里自己的眼神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脸上又是那种真诚的微笑:“能把你教得这么好,有机会我真想和你这位表哥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听到陆西明被爱豆夸奖,简小爱比自己被夸还开心:“他很快就回来了!我想他一定乐意的!”

    张笑:“是吗,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红誓和白津竖着耳朵,同样在等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简小爱却迟疑了一下:“往年都是六月底就回来了,不过他和我说过,今年可能会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张笑双手交握放在桌上,眼里映着女孩子的面庞,微微一笑,“没关系,反正最近我都会待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简小爱把这句话理解成了最近他的工作重心都在武陵市。

    她眉眼弯弯:“武陵市虽然不大,但依山傍海,风景很好的,好吃的也很多,光这条街上就有两家特色小吃,其中有家糖水铺子,在本地吃货圈超有名~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张笑托着腮,“那你居然带我来这种随处可见的甜品店?太不够意思了啊。”

    简小爱一呆,慌忙摆手:“不是,我没想到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而已。”他笑着阻止了她的道歉,瞟了一眼隔壁按着桌子怒目而视的红誓,还有面色不悦的白津,再望向女孩子时,依旧是和煦的微笑,“今天就先到这里吧?我差不多也该回工作室了。”

    简小爱:“啊好的!抱歉,占用了你那么多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张笑:“没有的事。我才是,谢谢你带给我这么多精彩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“精彩”这个词的时候,意有所指。但简小爱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开开心心地送走了爱豆,然后被红誓揪回了家。

    两张沙发一张凳子。犯错的人没资格坐沙发,一张板凳已经是最高待遇了。

    红誓坐在沙发里,翘着二郎腿。白津在另一张沙发里,慢慢地料理一碟核桃。他料理核桃的手法旁人学不来:把核桃捏在指间,指端放出迷你霹雳,果壳被霹得四分五裂,里面的果肉还完好无损。他把果肉拣出来,果壳丢掉。

    红誓伸手拍了一下沙发,装模作样:“堂下所跪何人?所犯何罪?从实招来!”

    ……您戏真多。

    简小爱无语了几秒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