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上次陆非白没把你怎么着吧?”任无心问道。

    上次在南阳城,为了让陆非白出手治理瘟疫,她不得不将慕容怜花交了出去,虽然司空宸说了陆非白不会对慕容怜花怎样,但她心里还是觉得愧对她。

    慕容怜花猛灌了几口茶,缓解了口干舌燥,一听任无心提起上次的事,顿时激动起来了:“那黑心肝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!不但给老娘下了什么狗/屁蛊毒,还非礼了老娘!”

    这短短的几句话包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,任无心捕捉到了里面的关键词,眼皮跳了跳,问道:“他给你下了蛊?”

    难道陆非白真的对慕容怜花怀恨在心,对她下蛊,以此报复她?

    “那混蛋不但给老娘下了蛊,还下的是什么狗/屁却情/蛊,老娘这辈子都不能玩男人了!”

    慕容怜花愤愤地把陆非白给她下蛊的“恶行”说了出来,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,仿佛恨不得将所说之人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任无心听完了事情的经过,看向慕容怜花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同情,陆非白这招果然够狠的。

    “那他非礼你又是怎么回事?”任无心又问道。

    陆非白此人脾气虽然怪了些,但看起来也不像是好色之徒,怎么会非礼她?如果说这女人非礼人家,她还有几分相信。

    慕容怜花想起上次被陆非白压在床上强吻的事,眼神闪了闪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一边喝茶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虽然他兽性大发,非礼老娘,不过老娘也不是吃素的!狠狠地把他揍了一顿!”

    当然,如果不是她急着逃跑,肯定还要痛扁那混蛋一顿,让他知道她的豆腐可不是好吃的!

    任无心从慕容怜花的只言片语中,也大概了解了这两人之间的恩怨,然而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谁对谁错,她也很难说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如司空宸所说,陆非白对慕容怜花有意,慕容怜花却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,那倒成了一对欢喜冤家了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……他是因为喜欢你,才这样对你的呢?”任无心试探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自己在感情上都一窍不通,实在不适合开解别人,若不是司空宸告诉她,她也没看出来陆非白对慕容怜花有感情。

    不过陆非白给慕容怜花下了却情/蛊,也可以理解为他是因为喜欢慕容怜花,才故意给她下蛊,为的就是不让她和别的男人胡来,毕竟怜花宫宫主风***和谐)荡的名声可是响彻江湖的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慕容怜花一口茶喷了出来,差点没把自己呛死,拍着胸口重重地咳嗽了几下,才用见鬼的眼神看着任无心说道:“怎么可能?那混蛋恨不得将老娘抽筋扒皮,除非他脑袋被门夹了才会喜欢老娘!”

    上次去神医谷拿药方的时候,她可把那男人折磨得半死,他不宰了她就不错了,脑子进水了才会喜欢她,不然他就是有受虐倾向!

    任无心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她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有空再问问司空宸吧,那男人貌似比较懂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