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再后来他终于知道自己的身世意味着什么,他不是没有怨怼过,……不过幼年在帝宫的那沉默的一百多年,已经让他在骨子里形成了一种习惯,若是觉得无法抵挡命运,那就沉默吧。

    所以当青虞眉飞色舞的跟他描述她口中的那个夏初一的时候,其实他是不太信她的,他从不曾相信,自己能活的那般肆意飞扬,……

    她口中的那个夏初一,更像是他幻想中的人,……有一个疼爱自己的母亲,有一个宛如父亲般照顾他的皇帝舅舅,还有个亦师亦友的准继父,有从小一起长大情深义重的兄弟,……

    瞧,这听起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有时候真的会想,他怎么就忘了那段记忆呢?

    他其实也很想知道,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夏初一,会是什么模样?

    一定是不像他的。

    他从来活的像是一滩死水,他并不是她心里那个傲娇恣意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所以他其实是真的有一点不敢相信她……因为他从不敢相信,自己可以那样鲜活的活着,那样去爱一个人,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承认,是因为他也会担心,当她发现他们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人的时候,心中是否会失望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更希望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凡人而不是神,他并不在乎这漫长的生命,翻云覆雨的力量……他更想像个普通人一样,有人关爱,有朋友,也有家人。

    可以爱,可以被爱。

    夏重华离开青虞的唇,低头看着她,忽然道:“你再给我讲讲夏初一的故事可好?”

    青虞微微诧异,她同他说了这么多……他一句不肯回应,怎么偏偏想起这个了?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说的话,”夏重华凝望着怀中的女子,又在她的眉心落下了一个轻吻。

    青虞愣了好一会儿,才试探着问他:“所以你现在,不赶我走了?”

    话是说得极其委屈,但是眼神却明显带着警告,大有夏重华要是敢多说一句就立即灭了他。

    夏重华忽的失笑,眼底竟有种从未有过的释然。

    他一直因为自己身世的缘故,所以将自己禁锢在重华殿这座孤城之中,便是对亲近之人也不曾花过多少心思,他以为这样,就是对自己也对他们最好的结果,……可他到底高估了自己,人也好,神也好,魔也好……

    他终究是有一颗心的。

    有,便无法抑制它的跳动。

    更无法阻止它的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又何苦一味的压抑呢?

    青虞被他眼底那抹笑意蛊惑得吞了口口水,她觉得这么多年了,她可能还是沉醉在这张脸的美色里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窝在房间里聊了许久从前的事,直到青虞忽然收到千蛇岛的紧急传召信号。

    她陡然变了脸色:“我得回去一趟,恐怕千蛇岛那边又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吧。”夏重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剑灵派这边……”青虞略有些迟疑,这边闹得比别处严重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留在这里也不太合适,我已经交给师弟暂代掌门的职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现在去千蛇岛。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等青虞跟夏重华到千蛇岛的时候,镜司沉也在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