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于是百里碧玥便嫁到了陈家,堵住了悠悠众口,还躲过了爹娘的逼婚,陈子书也不必天天被娘念叨着要娶媳妇冲喜了,神奇的是百里碧玥嫁过来之后,他的病竟然真的在一点点好转。

    百里碧玥也和陈子书约好了,等年源兮一回来,她就和他和离,陈子书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年源兮听完百里碧玥的话,只觉得自己死去的心又活过来了,惊喜地问道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百里碧玥看着他的呆样儿,说道:“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年源兮再次将她搂紧了怀里,这回是失而复得的欣喜。

    心里的喜悦无法形容,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碧玥,这一年来让你受苦了……”年源兮愧疚地说道。

    当初她就几次被家里逼婚,离家出走,他能想象到她承受了多大的压力,所以听说她嫁了人的时候,他虽然心痛,却也能理解她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她和别人是假成亲,他欣喜若狂的同时也深深愧疚,如果不是为了等他,她根本不必这样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受苦了,以后就要好好补偿我,知道了吗?”百里碧玥说道。

    年源兮心中高兴,连连点头:“我以后定不会再让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静静相拥着,感受着彼此的心跳,脸上都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百里碧玥才“呀”了一声,从他怀里退出来,说道:“我这样一声不响地跑出来,把陈子书丢在花园里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她看到年源兮的瞬间,大脑一片空白,只知道要追上他,竟然把陈子书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陈子书的身体不好,可别因此出了什么事才好。

    年源兮闻言有些吃味地说道:“他都这么大个人了,难道不会自己回去吗?”

    百里碧玥看着他吃醋的模样,故意在他身上嗅了嗅,笑道:“真酸呐,我跟他顶多是朋友而已,这你也要吃醋?”

    年源兮重重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叹了口气道:“他现在可是你名义上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不管她是真的嫁给别人还是只是逢场作戏,那个男人都和她有关联,他怎么可能不在意?

    “若不是他,我就真的要嫁给别人了,你应当感谢他才对。”百里碧玥说道。

    年源兮点头:“那等你和他和离了,再把他约出来,我当面感谢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必了,他身体不好,不能出门。”百里碧玥说道。

    当初她也和陈子书说好了的,并且她嫁给陈子书,对陈子书也有好处,他们算是互惠互利了。

    “你每天都像刚才那样陪他出来散步?”年源兮问道,不得不承认,看到她对别的男人关怀备至的样子,他嫉妒得要命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逢场作戏,也要装得像一些吧?”百里碧玥白了他一眼道。

    她在陈家什么事都不用做,陈老爷陈夫人让她只要陪着陈子书便好了,况且嫁了人之后也不像以前那样可以随意出门,所以每天闷在家里真是闷死了,除了陪陈子书散步,她实在找不到可以做的事了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陪陈子书散步,还不如说是她每天借着这个机会到花园里放放风,也好过整天闷在屋里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