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司空宸闻言瞥了她一眼,露出了一个妖孽的笑容:“别担心,我的酒量千杯不醉。”

    说着继续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任无心见劝不动他,便也没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没发现他的异常,可是却想不通他为何突然变成了这样子,是遇到了什么让他心情波动的事?

    “无心……”一旁的楚怀玉忽然开口,温润的声音如同清泉般浸润人心。

    任无心转过头来,对上了楚怀玉雅致的脸庞,“贤王有事?”

    楚怀玉举起了酒杯,真诚说道:“祝贺你终于达成所愿!”

    任无心知道他说的达成所愿指的是她成功复仇的事,心中微动,也端起了酒杯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楚怀玉仰头一饮而尽,连喝酒的动作都优雅至极。

    任无心只微微抿了一口,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说起来她这次能成功且顺利复仇,有一个人功不可没,虽然没有他的帮助,她也能实施计划,但在复仇的过程中,他也帮了不少忙。

    任无心转过头来,见司空宸又倒了一杯酒,便举起了酒杯,说道:“这次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点明谢他什么,但她知道他能听懂。

    司空宸闻言挑眉看了她一眼,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道:“比起这些不切实际的道谢来,我更喜欢来点实际的,比如说你亲我一口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任无心闻言脸上倏然发热了,好在他们的座位与其它大臣隔得远,周围环境又嘈杂,没人听见。

    这男人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美得你!”任无心给了他一个白眼,干脆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司空宸看到她略微粉红的耳根,心情莫名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大楚皇帝又叫来了歌舞助兴,热闹不断。

    大楚皇后的视线时不时扫过司空宸那张脸,有些坐立不安,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终于寻了个借口提前告退了。

    司空宸却仍是悠然自在地喝着酒,仿佛丝毫不知道自己给别人带来了不快。

    任无心见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,虽然喝了不少酒,神色却是依旧清明,便也不理他了,反正有她在,总不会让他酒后失态就是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大楚皇帝宣布散筵,大臣们三三两两结伴离开,任无心和司空宸也从座位上起身。

    楚怀玉原想和任无心一起出宫的,却突然被一个小太监拦下了。

    “贤王殿下,皇上请您去御书房一趟。”

    楚怀玉闻言似是猜到了什么,并没有多少意外,点了点头,转头对任无心说道:“无心,父皇有事找我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任无心点点头,和司空宸一起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这场接风宴虽然时间短暂,但任无心已经察觉到了大楚皇帝对她的试探。

    不过想来也是,自古帝王最是多疑,她把别国的国师带了回来,大楚皇帝就算不怀疑她有反叛之心,恐怕也不会安心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任无心转头看了司空宸一眼,这男人今晚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你是有什么心事?”方才在大殿里不好问,如今宫道上只剩下他们两人,任无心便问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