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温远山面如土色:“阿崇,真没别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温崇摇头,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温远山无奈的叹息:“那……那算了,我再去想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温崇点了点头,转身走进甜品店。

    看着温崇离去的背影,温远山的心里像是塞满了石头,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努力、很努力的调和王娴母女三个和温崇之间的关系,可是为什么,现在他们还是闹成了这样?

    想到拘留所里的女儿,他一颗心像是被架在火上烤。

    他钻进汽车,吩咐了一声,汽车朝拘留所驶去。

    他走了程序,顺利的见到了王娴和他的女儿温木暖。

    王娴和温木暖都换上了号服。

    看到温崇,温木暖顿时哭出来扑倒温崇对面坐下,哭着哀求:“爸,救救我,救救我,我不要待在这里面,这里面好可怕,又脏又臭,还有好多奇奇怪怪又恐怖的人,爸,我不要待在这里,爸爸你快救我出去,爸爸我求求你!”

    王娴没有说话,但也眼含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都说,家丑不可外扬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温崇那么狠,居然敢报警。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,温崇会从她买药的事情上下手。

    她更没想到,买药居然是犯法的,会被拘留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买点那种药,根本不算什么事,被人抓到,罚几个钱。

    早知道,买那种药居然会被警察抓,她死也不能让她女儿去买。

    她怕透露风声,所以不愿意交给下人。

    她自己被刀子捅了,身体还没恢复好,没办法出去走动。

    她想不到其他办法,才让她女儿去买药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她一念之差,竟然害的她女儿被关进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律师说,她们买的药不多,不会被判重刑,顶多被拘留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被拘留一段时间,并不可怕。

    可怕的是被拘留一段时间后,造成的后果。

    她女儿还没嫁人。

    刚订了婚。

    她千挑百选的,对方家世好、人品好,相貌也不错,她女儿很喜欢。

    她很满意。

    她女儿因为这种事被拘留,如果被她未来的婆家人知道,她未来的婆家人会怎么看她?

    那家人并不是一个儿子,她女儿的未婚夫还有其他的兄弟。

    等她女儿嫁过去,她的妯娌们,会不会因为这件事看不起她?

    被关进来后,她最担心的不是她自己,而是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温远山痛苦又无奈的看着温木暖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恨不能以身相代。

    但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是什么意思?”王娴的脸色一下变了,“只是买了一点违禁的药品而已,何至于把我和暖暖都关进这里来?你没找人去疏通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找了,”温远山说:“能找的人,我都找了,但是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用?”王娴怒声说:“这根本不算什么大事!大不了,我们交罚款,只要能把我和暖暖放出去,交多少都行!”

    “不是钱的事,”温远山说:“是有人盯着,警察不敢销案放人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