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慕容怜花眼中闪过几分狡黠,搓了搓手,豪气干云地说道:“小心儿杀不了他,老娘帮你,论整人老娘还真的有一套,就算杀不了他,也能把他给整得半死不活的……”

    任无心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,不冷不淡地说道:“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,陆非白最近会来大燕。”

    这话成功转移了慕容怜花的注意力,听到那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名字,慕容怜花顿时激动起来了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上次从南阳城逃出来之后,她好不容易摆脱了那男人,怎么现在她前脚刚来大燕,那男人后脚也来了,难道他还真的是阴魂不散?

    “是司空宸请他来的。”任无心言简意赅地跟慕容怜花说了一下那个解药药方没起作用,司空宸特地请陆非白来给她诊病的事。

    慕容怜花闻言脸色沉了下来,磨着牙问道:“那药方是假的?陆黑心竟然敢骗老娘?”

    “还不确定。”任无心说道,她也不知道是药方出了问题,还是配制解药的时候出了问题,现在正让人去查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那黑心肝的给了老娘假的药方!”慕容怜花一口咬定道,她就说那混蛋没那么好心。

    任无心看到慕容怜花咬牙切齿的模样,眼角不禁抽了抽,当时这女人可是给人家下了合/欢散,逼着人家写下了药方,依陆非白的脾气,不肯给真的药方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敢骗老娘,老娘绝饶不了他!”慕容怜花揉了揉手掌,骨节发出“咯咯”的声响,发狠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你打得过他?”任无心毫不留情地给她泼了一盆冷水,好心地提醒道:“此人脾气古怪,还是不要与他正面冲突为好,他来了大燕后,你能避就避着些吧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在江湖上“恶名昭彰”,不少人都怕她,她也肆意横行惯了,行事未免有些毫无顾忌,然而若是真的与陆非白结下了仇,对她来说可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“就算打不过,老娘也要跟他拼了!否则难解老娘心头之恨!”慕容怜花愤然道,随即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阴笑道:“明着不行,咱就来暗的,老娘行走江湖多年可不是白混的!”

    任无心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,无奈地说道:“你自己小心些,若是再落入他手中,我可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老娘这回定会让他有来无回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怜花说着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,想到那混蛋中了她的招,被她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惨样儿,她就暗爽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住在驿馆不方便,我另外给你安排住处吧。”任无心说道,先前她从国师府搬出来,在外面租了一处宅院,现在正好给慕容怜花住。

    慕容怜花点点头:“行。”

    她要出其不意地整陆黑心,自然不能和小心儿住一起,还有几天时间,她正好可以好好计划一下。

    任无心叫来了宁青,吩咐宁青把慕容怜花送去住处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